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?>?亚博手机pt娱乐老品牌 ?>?历史·穿越?>?大周王侯

第七零六章 决斗????文 / 大苹果 更新时间: 2019-01-24 01:08下载TXT?-?下载ZIP?-?下载RAR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?|? 全站滚屏?/? 当前滚屏?|? 滚底翻页?|?滚慢?/?滚中?/?滚快?|?恢复默认

????穆不平闻言忽然转身来到林觉和高慕青面前,噗通跪倒在地磕头。
????林觉忙上前搀扶道:“穆大哥为何行此大礼,快起来。”
????穆不平不愿起身,沉声道:“高大寨主,方军师。我穆不平和桃源大寨众兄弟承蒙落雁谷众兄弟收留,待我们如亲兄弟一般,得以苟活至今。现如今桃源大寨已毁,世上再无桃源大寨。穆不平恳请高大寨主和军师,以及各位兄弟允许我加入落雁谷大寨。穆不平发誓效忠高大寨主和军师,若违此言,天地诛之。”
????林觉忙道:“起来说话,不用这样。”
????穆不平坚决不肯起身,等候林觉和高慕青的回答。林觉知道穆不平的心意,他今日想要和秦东河对战,想要报杀父之仇,所以必须要有落雁谷大寨中人的身份。否则秦东河必不肯交手。杀父之仇不共戴天,今日秦东河必死,但倘若死在他人手里,总归是他一生之憾事。
????林觉转头和高慕青低声耳语几句,高慕青轻轻点头,随即高声道:“诸位兄弟听好了,从今日起,穆大哥便是我山寨好兄弟。我任命他为山寨三寨主。从此后,便是自家好兄弟。”
????“好,穆兄弟,哈哈,这一下名正言顺了。你正对我胃口,今后咱们兄弟可以并肩杀敌了。”梁七哈哈大笑道。
????穆不平忙对高慕青道:“大寨主,我于山寨无寸功,岂能局三寨主之位?我只当个兵士便可。”
????林觉呵呵笑道:“穆大哥,让你当个普通兵士,岂非大材小用。不用多言,这三寨主非你莫属。将来山寨建设还需你出力。再说了,你是三寨主,便更有资格代替我山寨出战了。否则这老贼又要说嘴。穆兄弟,我准许你替我出战,让你亲手报仇。你要小心在意。”
????穆不平感激不已,原来军师是为了自己着想,免得秦东河耍赖。当下再次磕头,站起身来,缓步向前十余步,站在阵前。
????“秦老贼,我现在是落雁谷大寨三寨主,我家军师也说了,准许我代表落雁谷大寨主出战。我也不是个女子,你可没有理由推脱了。你再要找理由,便不是个男人。今日公私恩怨一起了断。没卵子便磕头求饶,也许我家大寨主和军师会饶你一条狗命。”
????秦东河呵呵冷笑不已,咬牙道:“好,穆不平,既然如此,休怪老夫了。本来你当个缩头乌龟的话,你穆家或还不至于被杀绝。但你偏要来送死,老夫便送你去见你爹爹去。”
????穆不平怒骂道:“今日不是你死,便是我亡。来吧,恁多废话作甚?”
????秦东河冷笑一声翻身下马,伸手扯开颌下布带,双臂一抖,黑色披风猎猎落地,露出一身上好的甲胄劲装。莫看秦东河年纪已老,但身形魁梧,肩宽体健,自有一番顾盼雄姿。
????“他武技不错。”白冰低声道。
????林觉皱了皱眉头,走上前去对穆不平低声道:“穆兄弟,你要小心应付。不用跟他搏命,记住,就算败了,我也不会搭理他的什么规矩,一样宰了他。”
????穆不平沉声道:“军师放心,我不会给山寨丢脸,也不会让人嗤笑我山寨不守约定,今日必杀此贼。”
????林觉看着穆不平满眼的凌厉杀气,想说什么,却又咽下肚子里去。只拍了拍穆不平的肩背,转身退回。
????秦东河缓步而上,手握腰间剑柄和穆不平相隔十步遥遥而对,倒也一派英雄气概。他其实心里很是庆幸,能避开和高慕青的对决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。那个女人在战场上的英姿他是见识过的,自己未必是她的对手。挑战方军师其实是找软柿子捏,秦东河也明白对方一定不肯上当。现在的对手穆不平虽然也人高马大身有武技。但是,秦东河自信还是能胜过他的。
????穆不平穿着破破烂烂的盔甲,和秦东河形成鲜明的对比。他并没有抽出自己的长刀,而是缓缓将长刀解下丢到一旁,反手将背后背着的一柄斩马.刀抽了出来。那柄斩马.刀看上去并不锋利,刀口上缺缺丫丫全是凹痕,刀身上甚至有了些锈迹。刀柄上的红绸带倒是鲜艳似火,崭新如初。
????“秦东河,认识这柄刀么?”穆不平冷声喝道。
????秦东河看了一眼,冷笑道:“从那里捡来的破铜烂铁?老夫又怎么会认识?”
????穆不平轻抚刀身,嗓音低沉的道:“这是我爹爹的兵刃。爹爹英雄一世,这柄斩马.刀下不知有多少亡魂,但全都是敢于攻我伏牛山的官兵。这柄刀上从未沾染过半滴伏牛山中人的鲜血。爹爹常说,伏牛山之所以能存续至今,便是所有山寨都遵循一个底线,便是一致对外。他身为众寨盟主,不会砍杀一名山中兄弟。但是,不得不说,我爹爹他老人家太仁慈了。伏牛山要想安稳存续,害群之马必须剪除,否则永无宁日。今日,我便要用爹爹这柄斩马.刀手刃你这老贼。此举或许有违我爹爹不杀伏牛山中人的心意,但爹爹在天之灵倘若有知,必会同意我这么做。”
????秦东河不断冷笑,待穆不平说完之后,更是大笑道:“原来这是那个不识时务的死鬼穆振山的兵刃。我说攻下桃源大寨怎么这么容易,原来穆振山这老糊涂还有这等顾忌,这不是傻么?”
????穆不平怒骂道:“休得辱我爹爹,我偷偷摸回桃源大寨为爹爹收尸,顺便拿出来这柄兵刃,便是要用这柄刀亲手宰了你这狗贼。闲话休提,动手吧。”
????秦东河沧浪一声长剑出鞘,手腕抖动,长剑宛如一条银龙一般飞舞,发出嗡嗡龙吟之声。剑光青历,耀人眼目。这柄剑是一柄宝剑,这秦东河一身都是宝贝。
????“放马过来吧,小子。”秦东河喝道。
????穆不平嘿然大喝,倒拖斩马.刀迈开大步冲向秦东河,秦东河面带冷笑傲然而立,白须在风中飞扬。相聚数步之时,穆不平一身怒吼,斩马.刀画了个弧形挥起,毫无花俏的朝着秦东河的头顶砍去。
????“来得好!”秦东河一声大喝,长剑挥起格挡。
????一旁观战的林觉暗道不好,秦东河的剑是宝剑,穆不平的刀是普通的刀,这一下砍下去,岂非刀会被立刻砍断。兵器没了,那还如何对敌?
????场上,斩马.刀和长剑已经撞击在一起。刀剑相交,迸发出刺目的火星和刺耳的刮擦之声,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。然而林觉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,斩马.刀并没有被宝剑斩断,只是多了一道缺口而已。谁也没想到,这柄看上去不起眼的甚至是锈迹斑斑破损的斩马.刀居然也是一柄宝刀。虽然也许火候不足,导致刀刃强度不足,留下处处缺口。但是材质绝对够坚硬,大力斩下也未曾折断。
????秦长河也有些意外,他的宝剑是花重金在山外购得,可断铁削金锋利无比。谁能想到,居然没有建功。但秦长河微一错愕便恢复过来,手上发力荡开斩马.刀。要知道,穆不平身高马大气力充沛,这一刀砍下,力贯千钧。寻常人被他这一刀便会震的虎口酸麻攥不住兵刃。但是秦长河居然撑住了,还能用手法荡开兵器,可见其气力也自不小。
????穆不平没有气馁,毫无犹豫的又一刀砍下。秦长河挥剑再次招架住。刺耳的刀剑交击之声中,穆不平第三刀再次当头砍下。这三刀完全没有任何的招式,只是当头疾砍,完全用气力和速度压制住对手,逼着对手不得不全力招架,而无法对自己发动反击。穆不平的用意便在于此,他要凭着自己的年轻力壮身手快捷的优势来压制秦长河,并不在招式上一较高下。
????秦长河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三刀接下来,饶是秦长河老当益壮功力深厚,却也手腕酸麻无比,长剑都几乎把握不住。秦长河明白,倘若不改变这种局面,自己只要气力稍有不济,便极有可能被对方砍成两截。自己的优势不在于气力,而在于武技。
????穆不平的大喝声中,第四刀已经凌空劈砍而至。强劲的刀风激荡的秦长河须发飞扬。秦长河这一次没有招架,而是闪身向右侧躲避。这么做其实有着相当的风险,因为穆不平的刀势既劲且快,倘若没能在极短的时间里躲避开,便会被这一刀砍中身体。也许可以避开头颈,但是肩膀胳膊未必能躲开。
????但是秦长河就是这么自信,这种自信来源于他多年来的勤奋练武,来源于他多年来的自律以及对自己武技招式的熟练。身子侧开的瞬间,穆不平的刀锋贴着他的肩膀砍下,一枚甲片被削成两半,掉落在地上,但秦长河毫发无损。
????在穆不平招式用老之时,一柄长剑带着嗤嗤的风声刺向他的小腹,秦长河终于第一次有机会出手了。剑光冰寒,角度刁钻,看似绝对无法躲避,所有落雁谷大寨中人都发出一声惊呼,有人伸手掩面,不忍见穆不平被开肠破肚的场景。
????但穆不平没有被刺穿小腹,他手中的斩马.刀竟然在力尽之时划了个不可思议的弧线往内斜切,当的一声看在剑身上。长剑偏移,刺啦一声响,穆不平小腹之侧血流如注,连带破烂的盔甲和一层肌一起,被划开了一道血糊糊的口子。
????穆不平闷哼一声,转刀横削。秦长河的动作比他更快,一招得手之后,他怎肯丧失先机。长剑挑起,直取穆不平的胸口。穆不平不得已挥刀格挡,秦长河剑光闪烁,再高数寸,直奔喉头。穆不平仰头后撤,斩马.刀划出一道弧线逼退对手,勉强稳住身形,却已经面色煞白。
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兰溪小说网(www.lxsxjx.com) 手机版:m.lxsxjx.com】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